• 湖北女子不堪精神病丈夫猜忌家暴 4年8次起诉离婚未果

  • 发表时间:2021-05-13 17:43 | | 点击数:
  • 在婚姻中总能遇到些磕磕绊绊,有时候后忍一步推一步也就算了,但有一女子在4年内起诉了8次离婚竟然还没成,这是为什么,又是因为什么样的原因让她一直坚持离婚。

    湖北女子不堪精神病丈夫猜忌家暴4年8次起诉离婚未果

    4月23日,湖北黄石的陈女士因不堪丈夫胡某的无端猜疑和暴力殴打,从2017年到2020年4年时间里,先后起诉八次离婚未果。目前,陈女士正准备第九次诉讼。

    据悉,丈夫胡某曾报假警称陈女士吸毒,猜忌陈女士与多名男子有染,另外,胡某还曾在医院和家里打过陈女士,并写下过悔恨保证书。

    “结婚后,我被他猜忌和很多男人有不正当关系、被他家暴。一年多里,我都不敢和男性说话。4年里8次起诉,也离不了婚,我很痛苦。”

    陈女士称,2013年9月,她和胡某是在KTV认识的,当时朋友在KTV组织聚会,两人同去就相识了。之后胡某就开始追求她,已经28、29岁的她没有拒绝。

    早在两人正常交往过程中,陈女士就发现胡某会因为自己身边有异性而生气,并且直到结婚前一个月,胡某才告诉陈女士,称自己曾经有过一段婚姻,但在2013年10月份已经离婚。

    当时她以为胡某是因为在意自己所以吃醋,并没有在意;结过婚,骗了自己又坦白,同样没往心里去。

    2015年,陈女士与胡某按照当地习俗举办婚宴,婚后第三个月,陈女士便发现了丈夫的异常:晚上不睡觉,白天不犯困,饭量小。

    2016年6月,胡某的一位亲戚在宾馆住宿时,用宾馆的座机给陈女士打了个电话,咨询通信业务。这位亲戚在两人结婚时,帮了不少忙,所以两家人关系很近。但胡某却认为这位亲戚之所以用座机打电话是让陈女士去宾馆开房,两人存在不正当男女关系。为自证清白,陈女士请来亲戚,当面对质,后来,这位亲戚就没有了往来。

    有了这次经历,陈女士更加确认丈夫精神存在问题,但当时并没有放弃婚姻,相信丈夫会好起来。

    2016年9月,两人正式领证登记结婚。

    2016年10月,当地派出所接到胡某报警,称陈女士在工作地吸毒,民警调查发现,陈女士从未吸毒。

    2016年11月,胡某给陈女士发短信称,陈女士每天上班去做什么他都知道,“他在我每个包里都放过监控器,监听我。说我在垃圾桶边上和人发生关系,说我和滴滴司机,和快递小哥有不正当关系。”

    据陈女士回忆,有次她去医院做常规的妇科检查,问了下保安几楼化验,聊了几句。胡某从窃听器里听到后便跑到医院里将她按在地上,掐她脖子。保安见状前来阻拦,胡某反问保安是不是和陈女士有一腿。事后陈女士报了警,胡某则道歉亲手写下保证书。

    2016年年底,陈女士陪胡某前往武汉治疗,病情稳定后两人回到家中。但回来没多久,胡某的病情反而变本加厉。胡某晚上不睡,陈女士第二天还要上班,两人便分房睡。但这同样引来猜忌,胡某会时不时过来敲门。

    一回胡某连续敲门两个多小时后将房门撬开,拿起保温杯往陈女士头上扔,将陈女士摔倒在地。翻箱倒柜地找,说陈女士藏人了。陈女士绝望了,吃下很多片药。

    “他看着我昏睡,有生命危险,也不告诉我家人,还是我家人联系不上我,才找上门来。”

    陈女士称,自己那次昏睡了三天三夜,胡某置她生命于不顾,这是压倒她的最后一根稻草,她下定决心,要和胡某离婚。

    2017年2月28日,陈女士以被猜忌、家暴致夫妻感情破裂、无法继续共同生活为由,第1次向黄石市黄石港区法院起诉离婚。当法官得知胡某患有精神疾病后,告知需要拿到精神病鉴定之后才能开庭,但胡某拒不配合做精神病鉴定,案件无法审理,陈女士被迫撤诉。

    之后分别在2018年的1月12日、4月3日、7月31日,陈女士3次向法院起诉离婚,均因缺乏精神病鉴定,被迫撤诉。

    2018年8月30日,陈女士第5次起诉离婚,她向武汉市新洲区法院申请认定胡某为无民事行为能力人。2019年1月11日,新洲区法院认定,胡某为无民事行为能力人,并指定其生母为监护人。

    拿到判决书后,因为胡某自2017年2月离家出走回了婆家,2019年6月21日,陈女士向婆家所在的蕲春县法院提出第6次诉讼离婚。法院认为两人有良好的感情基础,并且没有足够的证据证实两人感情破裂,不准予离婚。

    2020年4月14日,陈女士第7次提出诉讼,法院认为导致双方矛盾的主要原因是胡某身患疾病,更需要胡女士的关系照顾。陈女士应该担负起家庭生活的重担与照料丈夫的责任,生活不是一帆风顺的,“携手同行、患难与共”才是社会的主流价值与认同。另外,法院认为虽能证实双方婚后发生矛盾,但仍无法证明双方感情破裂,故不准予离婚。

    2020年8月6日,陈女士第8次提出诉讼,她上诉至黄冈市中院。2020年12月10日,黄冈市中院驳回其上诉,维持原判。

    据陈女士介绍,前五次起诉期间,她曾找过胡某的家人,希望他们同意离婚,但当时胡某家人提出要分割财产,“他们提出的钱,我拿不出来。”

    据胡某弟弟称,他们不是不同意离婚,只是中间牵扯的房产分割、信用卡债务、医疗费治疗费、后续抚养费等问题都没有解决,要求他哥哥净身出户他们肯定不同意。

    据他介绍,他一开始就不同意陈女士和他哥结婚,毕竟陈女士是他哥在KTV认识的。从他哥从陈女士那回来以后,陈女士没有照顾过他哥哥一天,也没掏过一分钱医药费。而现在,他哥住院,没有自主行为能力。另外,陈女士还私自将房产卖了,钱并没有分给他哥。

    “法院判离不了是有理由的。”胡某弟弟说。

    陈女士前后8次起诉离婚,从刚开始的绝望无法忍受,但后来执着于离婚,什么促使陈女士这样做?

    第一,胡某变态的控制欲、猜忌与家暴。胡某病态的掌控欲撕裂了婚姻幸福的一角,猜忌摧残了夫妻之间的信任,而家暴则彻底摧毁了幸福。在包里放监控器,怀疑妻子与任何一个异性有染,大庭广众之下家暴妻子,看着妻子服药漠视妻子的自残,怎么看都不是一个合格的丈夫。

    第二,后悔相信丈夫能有改变。为什么这么说?在婚宴之后陈女士便发现了丈夫的确有精神问题,但仍选择相信丈夫能好,直到最后丈夫家暴漠视自己自残彻底失去希望,是丈夫亲手砸碎自己的幻想。

    当然,如同法院不准予离婚的理由一样,两人有良好的感情基础,两人确实是因胡某的疾病才形同陌路,婚姻确实需要两个人共同携手。直白说,陈女士在明知道丈夫有精神疾病的情况下依然选择相信丈夫,选择接受这因,那么婚后就应该承受这果,不能抱着“夫妻本是同林鸟,大难临头各自飞”的态度去对待婚姻。因为丈夫是个精神病患者完全没有行为能力而抛弃,过于冷漠、功利。

    并且,如胡某弟弟所言,陈女士在婚姻当中同样有自己的错误,自打算离婚后便不再过问、照顾胡某,甚至想让男方净身出户,这做法似乎太过偏颇。

    这桩婚姻由爱到恨,从幸福到想离离不掉、想和好近乎没可能的程度,是夫妻双方共同造成的。当然,都是因为那场普通婚姻无法承受的病。福祸难料,但在婚姻里,应该由两个人来面对。

分享到:
  • 上一篇:老公和别的女人搞暧昧怎么办 老公和别的女人睡了怎么办 下一篇:赵丽颖和冯绍峰宣布离婚 赵丽颖冯绍峰婚变
  • 相关 夫妻生活 资讯
    精彩图库
    • 爱美
    • 健康
    • 情感
    • 美体
    11
    Copyrights © 2011-2020
    本站除标明"本站原创"外所有照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如有冒犯,请联系本站,我们将立即予以删除!